《母亲三部曲之地狱》邪恶从来就没有真正消失过

《母亲三部曲之地狱》邪恶从来就没有真正消失过

五一节期间,由于疫情的缘故,继续宅家是最明智的选择。

作为消磨时间的最好选择,我选择了看看片。

提到女巫类型的电影,我想大家应该都不会陌生。国际级恐怖大师意大利导演达里奥·阿基多的《母亲三部曲》是我看到的女巫恐怖片中不多见的片子。从其第一部拍摄于1977年的《阴风阵阵》开始,就奠定了其对于超自然女巫题材的超强把控力。

母亲三部曲》前后历时三十年(第二部于1980拍摄《地狱》、第三部于2007拍摄《恶灵之泪》),他开辟了一条恐怖电影的创作之路。

母亲三部曲》之《地狱》一片,是三部曲中最关键的一部,因为它起到了承上启下式的作用,令我们从观影中真正走进了“三位女巫母亲”的黑暗世界。

所以,这篇文章联系第一部和第三部,带大家进入《地狱》迷宫。

在《地狱》一片中,出现了很多莫名的人物、古怪的场景,一直令很多观众费解。

要分析这些,首先要介绍一下悲痛三女神。

《母亲三部曲之地狱》邪恶从来就没有真正消失过

托马斯·德·昆西(Thomas De Quincey,1785-1859年),英国著名散文家和批评家,其作品华美与瑰奇兼具,激情与疏缓并蓄,是英国浪漫主义文学中的代表性作品,被誉为“少有的英语文体大师”,有生之年大部分时间被病魔纠缠,几乎无时不同踌躇、忧郁和吸毒的惧作斗争。他的代表作《一个吸食鸦片者的自白》来自作者吸食鸦片后所产生的狂热梦境。德·昆西写了很多散文作品,题材涉及文学、哲学、神学、政治学等领域。作品受到戴维·赫伯特·劳伦斯及弗吉尼亚·伍尔芙等诸多后世文坛大家的赞誉。(引自百度百科词条《托马斯·德·昆西》)

托马斯·德·昆西将自己的作品分为“知识的文学”和“力量的文学”两类,其中以“知识的文学”教育读者;以“力量的文学”感动读者。其代表作《一个吸食鸦片者的自白》最为典型。但是1845年他创作的另一部诗文集《来自深处的叹息》,并不为人所熟知。

然而,意大利导演达里奥·阿基多却是这为数不多的读者中的一位。他从其中一章《雷瓦纳和悲伤女神》中找到了灵感。

《雷瓦纳和悲伤女神》文章中认为:除了传统的“命运三女神”、“复仇三女神”、“艺术之神”和“美惠三女神”之外,还有“悲痛三女神”。分别是:叹息之母黑暗之母和悲泣之母。

于是,达里奥·阿基多将悲痛三女神依次引入了他的作品,变身为三个邪恶的女巫,分处三座城市并分别控制着这三座城市,分别是这三座城市的黑暗头领。

第一位是《阴风阵阵》中叹息之母,设定场景:德国的弗莱堡城,一个舞蹈学院;

第二位是《地狱》中的黑暗之母,设定场景是美国的纽约,男主角马克姐姐萝丝所租住的古老公寓;

第三位是《恶灵之泪》中的悲泣之母,设定场景是意大利罗马,女主角Sarah Mandy最后探寻到的那幢废弃建筑。

《母亲三部曲之地狱》邪恶从来就没有真正消失过

需要说明的是:在三部曲中,导演都没有明确提出“三个母亲”的概念,甚至都没有交代出“女巫”的主题,一切超自然因素只在片中数起谋杀中隐秘的体现着,而贯穿一体的就是那本《三个母亲(The Three Mothers)》的书籍。

相比较而言,《地狱》一片是三部曲中最成功的一部。它继承了《阴风阵阵》中超自然而又逼近自然的叙事风格,所有凶杀场景既合符场景的描述,展现了现实的手法,没有过多使用所谓的法术,但又不失恐怖的元素。同时它比《阴风阵阵》的晦涩好理解了许多,但又比后来的《恶灵之泪》的直白更令人回味。

《地狱》通过那本《三个母亲》的书籍展开,向观众介绍三位母亲在三座城市中的住处正是他所建造,并隐晦地描写了怎样寻找到三位母亲的秘密。作为本片的女主角萝丝,以及为了探导秘密而从罗马赶来的弟弟马克,甚至于卖书给萝丝的建筑师,还有马克的女友,等等一干人等,解谜的结局都只为一个,当一切大白,这世界便归于沉寂。

影片第一个神秘人物就是马克在音乐课上准备读姐姐萝丝来信时看到的那位神秘女子——一个抱着猫的神秘女子。自此,也奠定了本片中猫作为恐怖元素的基础。这个人物的出现,从影片的故事线索上来说,几乎毫无意义。但是,如果你如果认真地去考虑她所出现的仅有的两个场景,便好理解了:初次出现的目的是阻止马克阅读姐姐的信,第二次出现是女友死亡现场,马克目睹她乘车离开。为什么会出现这两次?其实导演的意图很明显,冥冥之中有秘密不想被人打破。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秘密,是一种自然共生的平衡,作为“娑婆世界”中的芸芸众生,必须要学会“堪忍”五浊恶世。

第二个神秘人物是马克女友莎拉在图书馆看到的奇怪的男子。首先出现在观众眼前的场景是不是很熟悉——又一个术士的房间。当她看到莎拉手中的《三位母亲》一书,顿时展开了对莎拉的攻击。是不是诡异?

第三个神秘人物是《三位母亲》的作者维利。无端在马克的公文包上写上“Mater”(母亲)来提醒他,在最后时刻想要向马克注射药物企图阻止他。前面说到这本书的作者给读者留下可以找到三位母亲的线索,为什么又要百般阻止别人发现秘密。这是不是不合逻辑?

第四个神秘人物是卖书给萝丝的书店老板喀萨尼亚。作为一个书店,其店内的陈设似乎不合情理:古董和古书。在与萝丝与马克的交谈中,可以看出他是知道古老公寓的秘密的,可为什么欲言还止?为什么他在发现店内《三位母亲》书被盗后迁怒野猫却被下水道中过来的无数老鼠撕咬,求救却被毫无关系的对岸莽汉砍死。观众是不是感觉云山雾罩、莫名其妙?

其实这些都在我对第一个神秘人物解读时中说过了。与其说这是一部恐怖题材的的电影,还不如说这是一部悬疑电影。

《母亲三部曲之地狱》邪恶从来就没有真正消失过

如果将一件件费解的情节,放到整个影片的背景中去解读,那就没有什么不可理解的。因为这是三个神,他是有相当多的信徒的,如第一个、第二个神秘人物;也有本身不是其信徒,但却因为不能坚定地保守其秘密受到神控制、惩罚的人,如第三个、第四个神秘人物。

大自然有大自然的法则,虽然其中藏污纳垢,但如果刻意去破坏它,就一定会付出代价的。这也通过三位悲痛女神的轻易死亡说明了这一切。

作为邪恶黑暗的统领,怎么能轻易死亡呢?这里导演的处理还是可圈可点的。她们最后之死都不是因为她们能力弱,也不是缺乏神所具有的法力:叹息之母在利用隐身法术战斗时,闪电划过令其现原,这才被刺中死亡;本片中的黑暗之母则是被其信徒手中的蜡烛失手引发的大火烧死的;悲泣之母则是被地震中的巨石砸死的。可以说都是一股冥冥中的自然力量的惩罚,这恐怕就是所谓的“因果报应”吧。

但是世界自此就清净了吗?恐怕未必。

《地狱》中黑暗之母临死前对马克说:它点着了,最后一切都会被烧毁的,就像以前一样。

是的,世界又会进入新一轮邪恶的轮回。

但是邪恶又将会被美好战胜。人类就是在这不停地邪恶-战斗-美好的循环中生存繁衍的。

最后,再说一下导演的表现手法:

蓝红紫为主色调强化了恐怖片的心理预期;

没有利用过多的声光电技术,却能营造出如此恢宏的烟火场面,大赞!

猫的运用,特别是猫眼射出的冷光,令我毛骨悚然,背汗涔涔。

好了,不多说了。有兴趣的自己下片观影,恐怕各有各的感受吧。

人已赞赏
观影屌片

《这个男人来自地球》拥有无尽时间的他~

2020-5-2 0:31:04

观影屌片

影评 |《被解救的姜戈》喷洒的艺术血腥

2020-5-2 1:30:3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